草嶺雲山約

草嶺 066.jpg 

 

 

草嶺 010.jpg 

草嶺 086.jpg  

一百多年前的清末,一個負笈北上應考的書生行經埡口,看到一間小土地公廟立在路旁,無奈荒山野嶺無處採買祭品,只好拿出當乾糧用的魷魚乾來權充,一邊跟土地公道歉一邊用心祭拜了,人們經過,看到土地公廟前供著魷魚乾,發出會心的微笑,「魷魚公廟」變成了土地公廟的代名詞。

一百多年後,我站在廟前的埡口廣場,一邊是海濤雀躍,一邊是山風翻飛,而倚欄而望,天地盡收於眼底。海濤的的盡頭是龜山島,它在潮汐的起落中凝視著蘭陽平原,好讓走山路的遊子和走海路的歸人,都能在第一眼看到它就像看到童年的夢。而狂喜的山風不但趕走旅人的疲憊,拂乾額上的汗,更將四週的草叢吹膨成浪,一陣陣彷彿古道的舞蹈。

 

從小到大走草嶺古道不知有幾次,每次走得汗流頰背、氣喘吁吁時,一被埡口的這群狂風亂吹,頓覺舒暢無比、不勝快哉。雖然清朝的台灣鎮總兵劉明燈,行經此處時,一陣怪風吹落總兵的官帽,總兵出轎一看,原來風沙大作、路途難辨,於是依「雲從龍風從虎」的典故,揮毫寫下一個「虎」字,命人勒石刻字於路旁,奇蹟似地,風真的停下了,於是士兵得以順利前行。但從現在這常年盤據的八面威風看來,風神只是一時愣住,並不是真的被鎮住了。

走近「虎字碑」一看,山型的石頭上刻著兩排甲骨文,筆畫簡單卻無人識得,總讓遊客費疑猜;中央一個黑樸樸的長方形,上面的虎字一筆寫就、蒼勁有力,而且狂放不羈就像一陣怪風,記得小時候來,總暗暗在心裡想:古代的人字寫得真醜,他們老師一定改作業改得很辛苦。

不過沿著古道往福隆方向下行,經過涼亭後再走一段,就可以看到劉總兵的另一個墨跡──「雄鎮蛮煙摩碣」(直為碑,橫為摩碣),看了這四個字就知道劉總兵寫字也是很漂亮的。如果是文官從繁華的京城被派往陌生的小島,應該是愁腸滿腹,效法前人吟詩作詞、終日飲酒吧。但武將領軍前往蠻荒之地,反而有仗可打、有地可佔,正是大展抱負的好機會。於是總兵一見古道旁野草叢生、古藤蔓延,頓時雄心萬丈、大筆揮就四字「雄鎮蛮煙」,一時士氣大振。當然百年後的遊客們,爬到此處就知道已經快到終點了,看了摩碣也是士氣大振。

其實經過修建整理,草嶺古道早已不是蠻荒之地,而是一個適合全家出遊踏青的友善之地。石砌的步道耐得住愛哭鬼宜蘭的雨水沖刷,安全無虞,而且路旁的茂林修竹還可以遮蔭乘涼。前人為了方便驢馬飲水而沿溪走出了這一條道路,所以行走其間都可以聽到清涼的溪水在潺潺低語,零落的散葉一邊打旋一邊落在水面石上,偶爾一陣微風吹過,滿山花絮便自在飛舞,如夢似幻。更別說那釋放幽香的野薑花和埡口幾個山坡的芒草柔順的享受風的吹拂,讓人想躍上去打一回滾。蒼蒼茫茫的芒草芒花,篩下一片片的詩情畫意,難怪每年十一月東北角風景管理所會在這兒舉辦「草嶺芒花季」。

如此美麗的山林古道,自然引得文人雅士詩興大發,約七十年前的重陽節,這兒就聚集了頭城鎮的一群文友,包括盧纘祥、康灩泉、游藤、莊鼈、林才添等十數人,仿古人重九登高的習俗,一起攀登草嶺並寫詩比賽。最後盧纘祥先生以〈登草嶺詩〉評為第一,而這首詩日後就由康灩泉先生書刻於現在大里天公廟後的石碑上,詩中的兩句:「為有雲山約,重來草嶺遊」,不但心境高遠又胸懷寬大,即使日更月迭,仍讓探訪草嶺的遊客歸人們心有戚戚。後來,我們在遊客中心的中庭看到了這個蒼勁的石碑仿作,心為之激動,古人的雅興也在我們的心頭流竄。

 走完草嶺古道,感謝神明保佑一路平安,慶雲宮,俗稱「大里天公廟」香火因此而鼎盛。廟埕左右兩棵大榕樹,讓我想起小學到這兒遠足時,和同學們在榕樹下吃東西、聊天、玩遊戲,總覺得有雙看不見的眼睛凝視著我們,現在到這兒才猛然醒悟那雙眼睛是對面的太平洋和龜山島的關愛眼神。走進廟裡,頓時被廟裡精緻的雕樑畫棟迷惑,真不愧是百年香火的古廟。廟裡的香客不少,大家虔敬的向神明祝禱,幾個隨父母來上香的小朋友天真無邪的把這兒當作遊戲場,在石階上跳來跳去,正在午休打盹的神明被逗得笑出聲來。

 天公廟停車場上有一個大石碑,上面刻著「蘭陽第一勝」,不知是對草嶺古道的禮讚,還是對香火鼎盛的「大里天公廟」的膜拜。停車場旁的山路有一個「往遊客中心」的指標,我們依循上山。看到幾棟紅瓦白牆的建築,就是「東北角海岸國家風景區」在這兒設置的「大里遊客服務中心」。我們推門進入,發現四面牆上的大型展板都是一些美美的景點照片和介紹。服務台後面有一整間東北角的歷史展示。若不是日本學者伊能嘉矩當年來台灣調查時所作的「舊社分佈」圖示吸引我的目光,我可能就匆忙錯過。走進去仔細一看,才知道撿到寶。展館的布置讓人覺得好似走入時光隧道,東北角海岸的歷史,尤其是生養於東北角海岸平原的平埔族人的歷史,透過牆上的文字和圖畫系統的呈現。從西元1000年時平埔族的凱達格蘭和噶瑪蘭人以三貂嶺為界說起,然後是西班牙佔領時期宣揚天主教、荷蘭人只想挖這兒的金礦;日本人引進現代化建設的基礎,整建交通、修築鐵路;國民政府遷台後,東北角海岸積極建設成為觀光勝地。這個小型的博物館讓我們大開眼界,上了一堂精采的歷史課,感覺好滿足。

參觀完東北角的歷史走廊,發現整點的影片播放正要開始,我們看的這一部叫「山海戀風景」,介紹東北角的海岸風景和山巒。裡面說:走在草嶺古道上,好像走入老電影的場景。讓我想起作家李潼的《少年噶瑪蘭》小說裡主角潘新格,就是在草嶺古道的「雄鎮蠻煙」摩碣裡墜入時光隧道,回到二百年前的蘭陽平原,和蕭竹友、何社商走在草嶺古道上。

胡思亂想一回,一邊回神一邊走到中庭,看到刻有詩文的石碑,旁邊牆上佈置了一面解說板,教遊客拓碑的方法,如果帶工具來,可以體驗拓碑的古趣。石碑前方有一虎字碑的仿品,如果不想爬山的話,可以在此拍幾張照片過個乾癮。

碑旁的咖啡座上,兩個義大利來的遊客和在地友人正在聊天,不知道他們從那個位置看出去的海景是不是跟我們看到的一樣湛藍?看到了龜山島會不會跟我們一樣的悸動?如果他們從旁邊的古道拾級而上,不知道魷魚公廟的土地公會不會被金髮碧眼的西洋人嚇一跳,以為西班牙人又來搶地盤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lc0124 的頭像
sulc0124

夏日涼風

sulc01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vans
  • 很好很好呦
  • 歹勢啦!!不過就是落落長。

    sulc0124 於 2009/09/10 17:03 回覆